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故 乡 的 春
发布时间:2017-03-13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阳春三月,当温暖的春风沿着沟畔田边,打着旋儿拂过你的脸颊时。你忽然发现,尽管严冬尚未褪尽,春天却早已急不可耐地降临了。春天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羞涩而又腼腆的少女,舞动着轻盈婀娜的身姿,把温馨和希望撒播进故乡的角角落落。

最爱故乡的春,那浓浓的春意,总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沟岔深处的老公花开得最早,采上一朵凑到鼻边,只需轻轻地一吸,春天那浓浓的气息便流淌进了心里。“老公花吊屋笆,蝎子蚰蜒不到家”。这首歌谣展示了故乡的一种习俗,就是把含苞待放的老公花采回来,吊到房梁上,据说可以起到防治百虫的作用。当然,这只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希冀,至于实际效果如何,则就无从查证了。

有一种花,至今我没弄清它的学名,只记家乡人叫它鲁公嘴。是不是因它生长在山东,样子又像极了某位古人的嘴而得名?一切都无从得知。总之,这是一种发芽极早,开花极早的植物,在它刚刚破土而出的翠绿色嫩芽儿的顶端,已经有了一个毛绒绒的花骨朵,样子可爱至极。孩子们之所以喜欢它,多半是因为它嫩而多汁的茎和香甜美味的蕊。在那时,整天里满山遍野疯跑着的孩子们,总是不惜气力地把它连根挖出来,没等擦净上边的泥巴,便丢进嘴里大嚼。于是,一股浓浓的春的香甜便充满了嘴巴。试想,在青黄不接的春季,当大地还笼罩在一片昏黄之中时,眼前突然出现的一片绿叶一朵黄花,该会引来多大的惊喜啊!

当然,春天最能吸引男孩子的地方,还是那飘荡着嫩黄色柳条儿的柳林。那里有柳雀动听地鸣叫,有柳絮缠绵地摇动,还有柳笛低沉地呜咽。

不要责备孩子们的无知,破坏了大自然的和谐,儿童对于玩耍的渴望是与生俱来的。那时的孩子远没有现在的孩子幸福(如果把容易得到玩具算作是一种幸福的话)。他们没有玩具店里琳琅满目的玩具可选择,有的只是自己动手制作的粗陋的小玩具:柳树杈做的弹弓;柳树枝做的柳笛,诸如此类的小玩意。

当柳雀的鸣叫,婉转在孩子们的耳边时,他们那一颗颗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心,便再次骚动起来。三个两个的小脑袋聚在一起,先用长长的绳子拴牢手中的山羊,然后迎着和煦的阳光,手握弹弓蹑手蹑脚地辗转在柳树之间,浑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直到夜色将至,大人们的呼唤声渐浓时,才猛然醒悟,知道该回家吃饭了。这种“狩猎”方式完全是为娱乐的,“猎人”绝大多数时候都空手而归。试想,身材娇小的柳雀,惯以跳跃的方式在树枝间穿行,依靠弹弓的准度,又岂能对它构成威胁?所以,铩羽而归便是常有的事情了。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狩猎者的兴致,分手时还不忘约好下次一起围猎的时间。

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尽管物质生活贫瘠,但精神生活并不匮乏。面对着眼前广阔的大自然,他们尽情地抒发着自己的灵感,创造一个属于他们的精神世界,寻找着生活的真谛。童年本应该是快乐的,难道不是吗?

说到故乡的春天,总不能让人释怀的,还有那满山遍野的洋槐花。洋槐是故乡生长最多的树种,哪怕再贫瘠的土地上,都会看见它虬劲挺拔的身影。如果让我选择代表故乡性情的树种,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它。要形容老家的洋槐花,我想用“阳春白雪”四个字最恰当不过了。你可以闭上眼睛设想一下:当一缕春风在一夜间,吹开了遍布乡间大地的洋槐花,绵延数十里的雪白冲击着你的瞳孔,扑鼻的香甜陶醉了你的嗅觉时,这是一种怎样的惊心动魄啊!

然而,儿时的洋槐花香,之所以深深地埋藏在我的记忆深处,却是另有原因的。记得在那时,每到春暖花开时,母亲总要提着篮子,去沟畔边采摘那些最嫩最饱满的洋槐花,回来洗净后和了面粉,制作一种薄薄的春饼。春饼还未出锅,香气就已弥漫了半个院子。说老实话,我已多年没吃到如当初那般香甜的饼子了。去年春天得闲回老家,恰逢槐花飘香时,便央求母亲做些春饼,试图找回童年时的那份记忆。在母亲的一番忙碌之后,春饼终于做好。我急不可耐地将饼子塞进嘴里,慢慢嚼,细细品,却无论如何也品不出当年的那份香甜了。

材料还是同样的材料,人也是当年做饼子的人,但品尝到的感觉却大相径庭,何也?是感觉已经迟钝?还是今春已不同于往春?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追问,还是让那份儿时的香甜深埋心底吧!我爱故乡的春,因为她亲切、质朴,还带着一股醇厚的泥土的香味!


文/  李群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