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幸 福 的 叨 扰
发布时间:2017-03-13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那个秋天,经常与黄姐在军区大院散步。我们并肩沿着崎岖的山路拾级而上,一地的枫叶拥挤地伏在台阶上,红的、黄的、绿的,有的仰面朝天,有的比肩而立……像是一个个山中久居的老友,生怕这窄窄的、滑滑的台阶与我们这“生人”开个玩笑,因此,小心地“伺候”着。于是,我和黄姐的脚,不约而同地轻轻举起,与他们“浅斟低酌”。

黄姐喜欢诗词,她说,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不能没有诗。黄姐每天都会写诗,偶尔意兴盎然时还会一气呵成几首。她既写现代诗,也写古体诗,且写得一手好词。那婉约,那通透,因为真实,所以,每一首都极有味道。诗词已然成为黄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每一次,我们一边走,一边聊。拉不断的话,扯不完的情。黄姐有时给我讲她的家乡、父母、兄妹,有时给我讲诗词的格律、平仄、意境,当然偶尔也讲她的诗词故事、诗词爱情、诗词生命。有时,她在讲,我在听,但,互为对视之时,才发现,对方早起泪花沾衣、双眸迷离。

再后来,黄姐病了,天也冷了,我也因各种原因忙碌了起来。但是,只要稍微有点空闲,我总会想起黄姐,想起和黄姐在秋日午后,瓜果飘香的山上散步的情景。一片金黄铺就的山路,一对比肩的姐妹,相谈甚欢, 冁然而笑。那个时刻,她们忘记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世俗的一切烦扰。

想念黄姐,但是黄姐的身体不允许接受我的一次次小聚的邀请,因此,只能徒劳地近在咫尺地惦念。

今天,黄姐的头像在闪烁,我即刻点击,是黄姐希望我帮个小忙,我幸福地答应了。然后第一时间帮黄姐解决掉了。黄姐极为感谢,客气地说:知道你忙,叨扰了。我没有一丝的犹豫,马上回复:幸福的叨扰!

是的,黄姐的叨扰于我而言,实则是冬日的暖阳,午后幸福的叨扰。为黄姐尽其所能的做些事情,弥补不能见到她,帮助她排解生病后的满腹心事,是我的期待。因此,当被她叨扰,自然是倍感幸福了。

朋友圈中,时而有人吐槽,诸如:“气愤,又被利用!”“什么人呀,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等等,然后表情都是着火的愤怒。看到这些,我只是莞尔。

因为,很多事情,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是利用,还是幸福的叨扰,其实,只在于你的一念。

退一步讲,可利用,也是他人对我们的另一种肯定,说明你在他人眼中还有价值。当一个人永远没有被人利用过,是不是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造成这种结果大致有两种可能,一是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不能使用,所以没人利用。二是,你太过聪明了,聪明得所有人不得不远离你,因此,没人敢于利用你。同时,也说明你是被人群抛弃的“独居者”,而不是人味十足的“群居者”。这样想来,被利用是不是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件好事呢?

佛家有言:你遇到的所有人,经历的所有事,都是注定的,冥冥之中的定数。

因此,试着用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用亘古不变的智慧,转换“利用”为“我愿意为你,为你,为你……”,然后期待那一次次幸福的叨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