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又是榆钱飞满天
发布时间:2017-03-16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东家妞,西家娃,采回了榆钱过家家,一串串,一把把……”童年时我也采过榆钱。那时采回了榆钱,并不是贪图玩耍,而是妈妈做饭需要它。“榆钱饭,榆钱饭,尝一口永远不忘它……”故乡那些熟透了的榆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飘在优美的“采榆钱”的歌声里,又像妈妈温暖的手,轻轻地把我牵回故乡。

故乡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也许正是因为生在乡野,随处可见树枝的变化,花朵的盛放,野草的生长,让人明显地感觉到万物的萌动。一到春天,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勃发,让人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榆钱是榆树盛开的果实,一团团,一簇簇,清新鲜嫩,榆钱生长期不长,若不及时采摘,便会随风飘下,轻如蝶翼。

还是早春,抬眼看高大的榆树,枝头上早挂满了果粒状的榆钱包,小伙伴们总是急不可耐,想吃榆钱的味儿,常常趁大人不注意,爬上树摘了榆钱包,剥开还是青涩的榆钱包,塞进嘴里慢慢品味,提前享受榆钱带来的春天的味道。

风一天天吹暖了天气,渐渐地,榆钱包长大了,长结实了,待到清明前后,榆钱就打了个哈欠,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绽开了绿色的笑脸,这喜人的绿色,映亮了孩子的脸,也映亮了大人们的脸。这时,会爬树的孩子们,麻利地攀上树杆,摘下榆钱放进嘴里,让自己先品个够,然后,得意洋洋地摘下好些榆钱串儿,掷下树去。看着大家欢喜地捡,欢喜地吃,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小时候缺少吃食,每到四五月间,更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的粮食根本无法填饱肚子,这时候,母亲便带着我们去采榆钱。榆树高大挺拔,爬上去很困难,母亲便找来一根细长的竹竿,绑上镰刀,然后将竹竿伸进浓密的枝叶间,看准又浓又密的榆钱串儿,轻轻地往下一捊,一串串嫩幽幽的榆钱就飘下来了。母亲负责采摘榆钱,我负责在地上捡,这一串,那一串,我躬下身欢快地捡,母亲笑嘻嘻地叮嘱我:“别踩着榆钱啦,可嫩着呢,慢慢捡。”

家乡人对于榆钱的吃法很有研究,不仅拿榆钱蒸麦饭,还做榆钱丸子,榆钱粥,榆钱窝窝,无论哪种做法都是极其美味的。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蒸麦饭和榆钱粥。将洗净的榆钱拌上盐,拌上玉米面或白面放蒸锅里蒸上半小时,拌上用辣椒和豆豉等调成的作料,香得令人垂涎欲滴。榆钱粥的做法更简单,将米粥煮到九分熟时,放入洗净的榆钱,撒上香葱。榆钱粥清爽嫩滑,滋润心肺,难怪欧阳修在吃过榆钱粥后称赞:“杯盘粉粥春光冷,池馆榆钱夜雨新。”

榆钱,这大自然自有的美食,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曾经听奶奶说过,榆钱还救过不少老百姓。又是榆钱飞满天的季节,此刻,我不由得想起故乡的那些榆钱,那些美味的榆钱,是不是被人遗忘了,随风飘散在风里,飘在游子们的梦境里?

文/刘亚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