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五里坨地区的抗日故事
发布时间:2014-09-18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9月18日,是个令中国人民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因为在83年前的这一天,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骇人听闻的“九一八事变”,野蛮侵占了我国东三省。“九一八事变”,又称“沈阳事变”、“奉天事变”、“满洲事变”等。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以中国军队炸毁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为借口,突然袭击沈阳,以武力侵占东北。日本占领沈阳以后,我国在那里最大的兵工厂连同上万支枪炮、20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就遭到不可估量的损失。侵略者不仅肆无忌惮地践踏东三省富饶的土地,奴役杀害我们的同胞,还大肆掠夺那里宝贵的财富与资源。这些穷凶极恶的倭寇,怀有侵占全中国的野心。9月18日事变发生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我国人民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对华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结果,也是企图把中国变为其独占的殖民地而采取的重要步骤。1937年7月7日,一直对中国虎视眈眈的日军又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发动了震惊世界的卢沟桥事变。由此,沦陷后的北平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北平城的上空乌云密布,中国人民正处在亡国的水深火热之中。

紧接着,侵略者的铁蹄踏入了石景山的土地。他们首先抢占了石景山发电厂和炼铁厂(首钢的前身),随后又把魔爪伸到了门头沟煤矿,奴役和强迫工人们为他们生产侵华的燃料及物资,把这里变成了日军的能源补充基地。除此之外,侵略者还利用西山的地理优势,屯兵筑营,大搞军备,将这片美丽的土地当做军需供给的大后方,并且严密控制了京门公路,以预防八路军和平西游击队的袭击。翠微山上,磨石口要道,金顶山山顶及许多村头巷尾,厂区的周围,岗楼林立,碉堡连绵,到处可见上了刺刀端着枪的鬼子兵和横冲直撞的日本军车,整个石景山一片白色恐怖。

当时,日军在翠微山西麓的高井村北和石府村南之间修建了一个庞大的弹药库,库区面积达5平方公里,高大的库房有十几座,依山而建,地形十分隐蔽。西半部一排排营房驻守着日军,大门口设武装岗哨把守。弹药房四周有围墙,墙外用三道通了电的铁丝网拦住。从平地到翠微山,所有的山头、围墙几乎都建有岗楼,可说是壁垒森严。一辆辆插着膏药旗的黄色卡车疾驰而过,把库房里的军火、弹药送往前线。当地的老百姓望而生叹,都管这里叫做“东大圈”。

还有一个“西大圈”建在了五里坨村北,这儿是个生产枪支钢炮的地方。四周三道带电的铁丝相护,大门口有岗楼把守,设两道哨,荷枪实弹日夜警戒,戒备森严。“西大圈”内前面是兵营,后面一排排红砖房为制枪造炮的车间。背面的山坡上筑有碉堡,以及多处独立小院的日本房,整个库区占地面积有好几平方公里。两个“大圈”遥相呼应,相距咫尺,也算费尽了小日本的脑汁。当时,侵略者还逼迫附近的百姓为他们去修工事,连妇女也被强迫到“大圈”去擦炮弹。为了运送“大圈”里生产的枪砲弹药等物资,日军在三家店火车站修筑了一条通往两个大圈的专用铁路,更可恶与惨无人道的是,日本侵略者还在“大圈”里研究生产毒害中国人民的化学武器。据当地老辈人说,在1942年间,日寇在他们占据的“东大圈”后山坡实验一种叫“毒瓦斯”的武器,其释放出来的怪味弥漫到几里远。当时,那种怪味呛得附近村庄的老百姓轻者流眼泪,重者喘不上气,时间长可窒息而亡。百姓们不知是什么东西,也弄不清该往哪个方向跑才能躲藏。村民们只好扶老拖幼,有的往北山沟跑,有的往三家店、麻峪跑。

那个时期,经常可见装载着枪砲和日本兵的列车频繁地在中国的土地上往返。当地百姓对这些践踏家乡土地的侵略者无比憎恨,心中的怒火暗暗燃烧,乡亲们恨不得能快点把强盗赶出世代生息的家园,因此,一些在敌人军营里不愿受奴役的父老乡亲常常“磨洋工”、“割电线”,与小鬼子做斗争。据上一辈老人说,当年笔者的三表兄就曾在日军大圈里当电工。他胆子大、头脑又机灵,多次偷盗日军电料与物资,配合地下党秘密送往门头沟的斋堂支援平西游击队和八路军。日军发现失盗后,曾抓起不少民工,因无人承认,穷凶极恶的小鬼子便痛打民工,还用火烧死了一个嫌疑人。后来,那位表兄因偷盗频繁走漏了风声,日军扬言抓住他要严惩。面临这种情况,他毅然奔赴平西参加了八路军。在国难当头的苦难岁月,不屈的京西人民在与日军的斗争中,书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

经过了8年艰苦卓绝的奋战,我国军民同仇敌忾,终于在1945年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被侵略者盘踞的两处“大圈”也回到了中国人民的手中。在日军投降时,当地百姓看到从“东大圈”驶出的火车上有日本的伤兵及家属,愤恨的村民纷纷抓起石块向撤离的火车投去。那些倭寇被砸得乱哭乱叫的情景,有些老人仍记在心间。

新中国成立初期,这两处“大圈”被荒废。曾有孩子到空房子掏麻雀,一个男孩在“西大圈”将捡拾的废子弹磨着玩,不幸将手炸残。1951年以后,这两处日军“大圈”被解放军整修利用。1963年,东大圈开始大规模建设,我们当地瓦木工曾前往支援,子弟兵和民工还一起享用热腾腾的午饭,亲似一家人。如今的大院变了新颜,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火药味。在和平年代里,时光虽然渐渐远去,但我们要居安思危,不可忘记当亡国奴的耻辱辛酸,更不能容忍中国人的家园遭受战火和遭人践踏的悲剧重演。
                                                                       李永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