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生命如诗
发布时间:2015-08-10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一位双癌女诗人  驻我区某部军属黄晓芹的心路历程

“寻常弱女子,诗情长凄凄;柔肩担道义,病磨志坚弥。多少行字里,感天又动地;无数不眠夜,泣血凝诗集。偶然遇知己,冬日升暖意;祝福有奇迹,最美谢幕时。”这是诗友春雷第一次聆听黄晓芹的故事后,即兴吟诵的并不规范的诗句,表达了他对这位诗坛女强人的敬佩和感慨。

黄晓芹无疑是不幸的。在她事业、家庭和生活正是蒸蒸日上、一切步入正轨的美好时刻,风华正貌的她却患上了绝症,怒放的鲜花遭受了疾病缠绕,圆满的家庭几经周折,如同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轿车突然急刹车,她被晴天霹雳所打懵,承受着重创与打击,一时神情恍然,感到前途迷茫,纯静的心灵一度支离破碎。

黄晓芹又是幸运的。儿子很争气,特招成为军队一名军官;亲人和朋友都呵护她、敬重她。她没有被疾病打垮,却磨炼了更加顽强的性格;她勇敢地与病魔抗争,一路与死神赛跑,曾经被医生判了只有两年生存期的双癌人,如今已奇迹般地度过了14年绚丽的岁月。与此同时,她毅然拿起手中的笔,在诗歌的园地里尽情地翩翩起舞,先后创作出一千多首精彩诗篇,出版了个人诗集《落叶飘灵》,成为北京市石景山区作家协会一名十分活跃的骨干分子。

诗歌是黄晓芹的精神支柱,成为她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的诗,大多是对病痛、磨难和远离死神后心灵的书写;是对现实饱含人间大爱的讴歌;是对绿色军营的向往、崇敬和由衷赞美。她的诗,透彻着对生命本真的大彻大悟,阐述的是人生的璀璨境界。一句句激情浪漫渲染过后撼人心魄的诗行,凄美中渗透着人性的至真至善。她的诗朴实而富含哲理,唯美而不失风骨,简练而韵味十足,已经形成了独特的书写方式,独具一格的语言色调,这一切并不是她有多大的天赋,实质皆缘于她勤奋创作,随时随地用心捕捉灵感。

诗歌的境界就是生命的境界。追求高洁、纯净的精神之旅,是黄晓芹诗歌的最大亮点。她的诗来自生活的汗珠,来自命运的挣扎,来自心灵深处真诚的歌唱。她一路执著地守候着精神家园的高地,将情感内化为一种神奇力量,倔强地支撑着多舛的生命,不断抒写自己内心不朽的诗情。

她从风雨中走来

2001年,她被确诊为恶性淋巴瘤,2007年又被确诊肾盂癌。两次大手术,几十次放化疗,摘去了三个器官,她成了少有的双癌人。14年来,她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饱受病痛折磨后,又遭遇了家庭生活的变故……带给她的是雪上加霜!

生命垂危,生活无助,当她忧伤满怀时,是亲情、友情、人间真情温暖了她,给她脆弱的生命注入了一股股清新的正能量,让她从逆境之中重新站立了起来。虽然命运带来太多的磨难,但生活却给了她更多的感动。她心里常常涌动着一股股暖流,这种暖流来自亲人,来自儿子所在部队战友们的悉心关怀和无私帮助……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间大爱让她看到了生命的又一片蓝天。

困难造就强者,逆境成就诗人。2003年,当她身体稍微好转时,她不愿在病痛中消沉,不愿让岁月在病痛中蹉跎,她拿起笔尝试写作,试图用诗歌记录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生体会。她的大部分诗作都是在病床上完成的,为此,她学会了使用手机,每天将所思所想所感都输入在手机里,有时写得手指都疼。儿子过来时,再传到电脑上打印出来。

生活中的挫折成为她创作的不竭源泉。她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写出了对人生的感悟,对生活和亲人的眷恋,对社会的回馈和感恩。所有的人都敬佩她的坚强以及对文学的不懈追求。14年来,她写了多种题材30多万字不同风格的诗歌、散文、小说、回忆录等。她跳出了个人狭小的情感圈子,坚持用写作锤炼自己的灵魂,借书写梳理悲伤的哀愁,用内心涌动的大爱情怀讴歌遇见的每一处美、每一点善,感化的文字超脱了思想,忧伤的记忆抒写了情怀,也让她自己摆脱了困境的阴影,从一个遍体麟伤、刀痕累累的病人,走出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文学之路。

从此,她紧锁的眉宇舒展了,忧愁苦闷的心扉豁然开朗了,让她有了重新审视自己生命的勇气。诗歌带给她一道与心灵接通的闪电,照亮了她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段路。那是血泪缝隙间的写作。那是人生路上最为幽暗和绝望的伤处开放的一朵小花。她在死亡的灰烬上获得重生。

用诗歌品读人生

诗歌可以将人的心灵洗涤得通透明亮,舒缓忧郁悲伤,承载生活中的哀愁喜乐,弥合内心彻骨的伤痛,成为精神的拯救与心灵的抚慰。

写作的过程也是与自己对话的过程。读写已成为她的一种生活方式,在她觉得有许多话想说,又无法在一个人的彼岸倾诉时,诗歌是她最好的情感寄托。她通过写作不但摆脱了病痛和孤独,走出了生活的困境,看到了生命的希望,而且为她的生活增添了一抹诱人的色彩。

文学创作是她生命回望的坐标,更是她生命前行的动力。尽管病痛折磨常常让她苦不堪言,但文学的梦想带她走进诗歌海洋,诗心萌动点燃了她生命之火,照亮了她人生之路,无意间成就了她生命的延续。

多年来,她以诗为伴,细细地品读着人生,逐渐改变了她对生活的认知,并产生了奇妙的治疗效应。在孤独、痛苦的日子里,她学会了把快乐具体形象为一段段优美的诗句,把困难、绝望抽象为苦涩的记忆,从而练就了大无畏的抗争精神。诗歌让她沉重的心变得渐渐轻盈舒展,宽阔得像天空和海洋;诗歌净化了她的心灵,使她变得从容而风雅,痛并快乐着。

14年来,她就是这样怀着感恩之心面对生活每一天,凭着顽强的毅力笔耕不辍,即使在放化疗病床上,她也仍坚持奋笔疾书。“明知自己难为高僧,却甘于自己是个膜拜于诗龛下的和尚”。对诗歌的热爱不仅是一种兴趣,已成为她人生崇高的信仰、坚定的信念!她说,她愿在余生甘做诗歌的奴隶。

诗歌的收获带给她极大的满足,像一剂良药治愈着她的病痛。2012年,光明日报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她的诗集《落叶飘灵》,一石激起千层浪,朋友们打来电话或发来信件纷纷向她表示祝贺。面对着那一声声问候和关心话语,她感动且兴奋。痛苦的磨炼使她已经不再轻易流泪了,但听到那些温暖的话语,看到那些祝福的信笺,她却常常热泪盈眶,情不能禁!那每一封信件,每一句问候,都饱浸着人类至真至善至美的情感!里面有同情关爱,还有热情勉励,也有真诚提醒。它们像火一样炽热,又像水一般柔和,既可以听到淳淳善诱的忠告,又能听到亲人般的絮语绵言。

“从你的书里我更懂得了什么是坚强,你的诗很感人,在于它的真情实感,且文字秀美。”“从你的文字中,我看到了你有一颗诗人博大的胸怀,充满着智慧的闪光和文采的横溢。”“你的诗那么唯美,你人格魅力彰显文字中。”“一个人如同生活在波涛汹涌的洪流中的一片绿叶,不乏美丽。虽命运多舛,但柔弱的外表却有一颗坚强的心。让人敬佩。”“柔情的一本诗集,婉约的一副画册,醉人的一首歌……”

读着这些直抒胸臆的信笺,她常常陷入沉思。她这样一个普通人,只是把自己人生经历如实写出来,却得到了那么多肯定与鼓励,她真诚地感恩于那些熟悉和陌生的朋友们。

她说,在生命如落叶即将凋零之际,诗词歌赋是我情感寄托,是我心灵港湾,诗歌让我找到了精神信仰和情感依托,是我摆脱并超越困境,战胜孤独和舒展情感的最好方式。让我对生死有了全新的感悟,带给我的是从容、开阔、明朗、淡雅。

生如夏花之绚丽,死如秋叶之静美。一枚落叶化作迎春的使者飘向远方,悄悄告别缤纷的世界!多么诗意的想像啊,恰好符合诗者追求的意境。

她扣人心弦的话语,如同她的诗歌一样隽永。每一首诗都是一份恳求,一种呼唤和真诚的祈祷,在生与死,病与痛,得与失的挣扎中,诗歌成了拯救她生命的神医、灵丹妙药。她擦汗眼泪,在风雨中挺起傲骨。在那首《留下一种巍峨》中,仿佛看到高空翱翔的雄鹰,虽然,它的翅膀略显得沉重,但,却是雄浑苍凉中的奋进和拼搏。那首诗体现了一种逆境之中的不言放弃:“秋风瑟瑟唱着悲凉的歌/将我满腹的忧伤吹落/只要有爱温暖心窝就能铸就刚毅的品格……”

走过生命的旅程和心灵之旅,在风雨中昂起她流泪的笑脸,骄傲的向世人展示她顽强的生命力和永不言败的精神。她坚信:不管未来还有多少风雨,不管未来生活之路多么艰辛,让岁月和诗歌并肩,让生命在诗中绽放!

难以割舍的绿色情缘

2007年,她得了第二个肿瘤肾癌术后第二天,儿子部队首长带着战友们的问候来到她病房,为她到儿子身边生活提供了方便,对她照顾有加。当看到那些绽放的花朵,听着他们温暖的问候和真诚的祝福时,她被他们带来的深厚情意,深深地感动了!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她对部队首长们的谢意!博爱的情怀如及时的春雨滋润了她干枯心田!太多的人给了她太多的爱,换回她生命的春天。那是人性的大美,那是心中永恒的记忆。她以诗回赠,以表深深的感激之情:“初春的早上/我走过春雨滋润的小路/轻盈像彩蝶飞舞/欢笑似鸟儿倾诉/望断天边冷月云雾/往昔缠绵美丽回顾/眷恋/眷恋无数”“当生命的春天已没有温馨的记忆/当生活的天空掠过了悲伤的痕迹/因为有你/人间大爱在这里传递/人间真情写满了天地”。

任何语言形容都是苍白无力,她感动的泪水潸然而下……

人无论在多么黑暗的时候,心中都要有一盏灯。这盏灯照亮了她生命黑暗的河流,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给她心灵的天空涂上了一抹绿色。这盏灯就是她的儿子,儿子是她的骄傲,是她生命的全部。她要为儿子树立榜样,将自己的精神财富永远留给他。

自从她跟随儿子住进部队营院后,心中油然而生的是军营绿色的情思。每天她迎着朝阳出门,看到广场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卫兵挺拔的军姿,耳边响起嘹亮的军号声声,带给她的是生命的希望!精神的振奋和心灵的洗礼!激励着她产生耀眼的灵感火花,用激越的诗情讴歌她情有独钟的军营生活,以诗意美感去捕捉瞬间那一抹绿色。军区《战友报》《华北民兵》《军犬》等报刊先后刊登了她的诗《迷彩颂》《守望》《永远的寻找》《你把青春献给了五星红旗》《巍巍的丰碑》等,受到部队官兵的喜爱和欢迎。

缤纷的落英

2014年底,新的病魔突然降临,再次打破了她刚刚平静的生活。经过手术后,大夫诊断为:淋巴瘤骨转移。面对病魔的连续打击,她深知生命已进入倒计时。尝尽人间极致病痛的她,一次次经历生死拉锯,面对死亡她淡定、从容而无所畏惧。坦然面对别无选择!她只想坦然、干净有尊严地悄悄离去。

“一心读诗书,孤影寻山水。”幽室独处、心静如水是她追求的境界,也是她养生法宝。读书、写作、爬山几乎成为她每天的必修课。

生命脆弱,病魔无情。她将带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眷恋和对亲人,朋友们永远的祝福,随时准备着轻轻离去。她决定将遗体捐献出来,这是她最后唯一能够回报社会的地方。

大限已至,回天无力。一种深深无望的痛充满她心扉,忧伤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覆盖了她全部思绪。如今,她放弃了一切治疗,收拾好散落的文稿,静静地等待生命的归期。

为此,她怀着满腹的忧伤写下了诗的遗言《轻轻地我将踏着落花离去》,作为向关心帮助过她的老师和朋友亲人们的最后告白,成为她优美的挽歌和绝唱——

轻轻地我将踏着落花离去/盈盈的月光下与你吻别/静静地思念你不曾停歇/那柔柔的情思如一幅画的婉约/让我分分秒秒都难以磨灭/历尽沧桑的我形单影只没有悲切/只有冰心一壶淡淡的墨香诗一阙/伴随彩色的花雨把爱的阳光采撷/留下风雨人生中最纯的感情世界/嫣然一笑任凭狂风吹散了落叶……

张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