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景山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话说石景山
图片报道
黑暗里,他们用指尖阳光生活
发布时间:2015-11-02 文章来源:
我要分享:

“提升残疾人职业技能,促进他们就业和增收,既是保障基本民生,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的要求,也是践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动体现。”“兜住和筑牢底线,帮助每一个有条件的残疾人实现就业、创业梦想,通过劳动创造更加幸福的生活。”——李克强

盲人的世界没有光亮、没有色彩,正常人可能永远都无法想象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生活的艰辛。但艰辛不是盲人生活的全部,他们同样可以拥有精彩的人生。在鲁谷社区一家名叫泰康苑的“老字号”盲人保健按摩院里,就有20余位盲人按摩师,用指尖描绘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光明未来。

说起这家2001年就已经开业的按摩院,附近的居民都知道,睡觉睡落枕了、腰酸背疼了、这几天工作累着了,大家都爱到这儿来找盲人师傅按一按。而说到这家店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是一家由残疾人创建,并在15年的经营中先后帮助了300余位残疾人就业的盲人按摩院。

“扶上马 送一程”

周三的早晨,9点过一点儿,记者走进了泰康苑盲人保健按摩院,此时,已经有顾客在做按摩了。据按摩院的院长王鹏宇介绍,正在给客人按摩的这位技师名叫刘晋友,全盲,做盲人按摩师已经十几年了。2007年,刘晋友来到泰康苑做按摩师,精湛的技术,很快为他积攒了一批“熟客”。2010年的时候,刘晋友想自己出去闯一片天地,他和王鹏宇说了这一想法,王鹏宇听后非常支持他,就这样,一位给店里带来了不少“老主顾”的按摩师被王鹏宇“放跑了”。4年后,2014年,不堪高额房租的刘晋友不得不结束了自己的盲人按摩店,当时,他的爱人已怀孕8个月,正是需要刘晋友有稳定收入来源的时候。实在没有办法,刘晋友只好硬着头皮回来找王鹏宇,说明了自己的困境,希望可以回来工作。与4年前一样,王鹏宇还是二话没说,当即同意刘晋友回来继续做按摩师。现如今,刘晋友又重新拥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许多老顾客进店点名就找他。

王鹏宇告诉记者,像刘晋友这样出去自己开店的盲人按摩师很多,在15年的经营历程中,泰康苑先后有12位盲人按摩师自己开店,自己经营创收。“他们中有的人开店成功了,我打心眼儿里祝贺他们。有的人开了几年店开不下去了,我就再把他们接回来接着在我这儿干。大家都不容易,能帮一把我就帮一把。”王鹏宇笑称自己这是“扶上马送一程”。

目前,泰康苑盲人保健按摩院共安置北京藉的盲人按摩师7人,听力残疾按摩师1人,外埠盲人按摩师14人,听力残疾按摩师1人。每次说到自己店里的按摩师,王鹏宇都特别自豪。“我店里的按摩师全部持有按摩师资格证书,在参加北京市盲人按摩技能比赛中有多位按摩师多次获得较高奖项。”王鹏宇说,他们店里的客源大多是老顾客,每当老顾客为他们介绍来新客人的时候,就是这些盲人按摩师最骄傲的时候。

“一家盲人保健按摩院不大,却承载着盲人按摩师的未来,带给他们希望的微光。”

她,叫王雪,一位来自黑龙江的19岁女孩,一个普通的名字,一个普通的年纪,却因为她与别人不同的外貌,让她的生活多了很多坎坷。她的双眼视力很低,低到只有一丝丝的光感,同时,她还患有比较严重的白化病,这使得她的皮肤和头发完全变成了白色,甚至连眼睫毛都是白色的。王雪告诉记者,从盲人按摩学校毕业后,她去过很多家按摩院找工作,但没有一家按摩院愿意聘用她。“他们怕我的病会传染给客人,还怕我的样子会吓到来店里的顾客,所以没有一家按摩店愿意聘请我。”王雪说这些的时候,始终低着头,声音很小。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绝,王雪甚至想过回家吃低保,可是她还这么年轻,她需要一份工作让生活继续下去,也需要一份工作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王雪告诉记者,在来到泰康苑盲人保健按摩院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再一次被拒之门外的准备,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王鹏宇只是问了她一些与按摩有关的问题,便决定让她到自己的店里工作,并给她安排了食宿,还为她缴纳了社会保险。

在泰康苑工作的所有职工,王鹏宇都为他们缴纳了社会保险。“给职工上社保一般都是国企或大一些的企业才能承担的事,像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残疾人小微企业根本没有能力和条件为残疾人上社会保险,但是我们在北京市和石景山区残疾人联合会的帮助下做到了,我们为每一位残疾人职工上了社会保险,足额缴费,虽然因此我可能会少赚一点儿,但是我们让每一位在这里工作的残疾人没有后顾之忧了。”在采访中,王鹏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盲人的生活与正常人比起来,已经有太多的艰辛,他们已经不能感受这个七彩的世界,我们能做的也只是让他们的心明亮起来。一家盲人保健按摩院不大,却承载着盲人按摩师的未来,带给他们希望的微光。”

如今,王雪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半年了,客人对她的按摩技术也比较认可,这让她已经几近丧失的自信心又回来了。得空的时候,这里的“大师傅”还会再给王雪“开小灶”,让她多练习练习手法,有时候,身为老板的王鹏宇亲自上阵当“小白鼠”让王雪练手艺,王鹏宇说,自己开了这么多年的盲人按摩院,技师的手法怎么样,自己一试就知道,所以他最适合做“小白鼠”。当记者问王雪,这半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时,王雪腼腆地笑了,她说:“来到这儿,让我觉得在北京有了个家。”

“盲人的心理很脆弱,他们需要更多的关爱,而盲人的心胸又很广阔,你给他们1分爱,他们一定会回报给你10分爱。”

在记者看来,王雪说的话是对的,因为王鹏宇实在不太像一个按摩院的老板,而更像是一个大家庭的“大家长。”

在泰康苑盲人保健按摩院,有两位盲人按摩师拥有医师资格证,其中一位就是刘丽娟。刘丽娟今年46岁,家住八角地区,视力残疾,只有微弱的光感。刘丽娟告诉记者,年轻的时候,她的视力稍微好一点,看过车棚子,也糊过纸盒子,后来,随着视力的进一步下降,双眼仅有微弱的光感,之前做过的工作已经不再适合她,于是她想到了学习盲人按摩。2007年,从盲人按摩学校毕业的刘丽娟来到了王鹏宇的盲人保健按摩院,这一干就是8年。掌握了按摩技术的刘丽娟寻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日子也过得更有生机。2010年,刘丽娟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医师资格,这让她在工作中不仅可以帮顾客进行按摩,还可以根据顾客的病症做一些内科方面的治疗,缓解顾客的痛苦。刘丽娟告诉记者,作为自己的老板,王鹏宇给予了她很多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得到的帮助与照顾。

刘丽娟的爱人身体不好,需要长期在家休养,孩子还要上学,家里很多事情都压在了刘丽娟的身上,所以她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按照正常工作时间上班,她必须要给爱人和孩子做好饭,安顿好身体不好的爱人之后才能去上班。王鹏宇知道刘丽娟家的情况后,允许她每天只上半天班,如果家里临时有事,可以再临时调整上班时间。刘丽娟在王鹏宇的按摩院工作了8年,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就实施了8年。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还听说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老板亲自开车去接应聘者。王鹏宇告诉记者:“来我这里应聘的人,大多都是盲人,有的还是从外地过来的,让他们自己找过来对他们而言实在不太方便,所以我都会自己开车去接,无论是西客站还是北京站,或是长途汽车站,不管我最终会不会聘请他们,我都会去接他们来应聘。”每到年底,王鹏宇都会自掏腰包,请所有的员工一起聚餐,他告诉记者,他的员工最爱吃水煮鱼。

王鹏宇说:“盲人的心理很脆弱,他们需要更多的关爱,而盲人的心胸又很广阔,你给他们1分爱,他们一定会回报给你10分爱。”

王鹏宇总说,不是他给了这些残疾人就业、创业的机会,而是这个社会给了他们用双手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王鹏宇在经营中,始终坚持用自己的努力回报社会的关注和爱心。7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到店里,可以免费按摩;对持有军残证件的人员成本价按摩;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人员免费按摩。每年的3月15日学雷锋日,泰康苑的盲人按摩师都会跟随鲁谷社区的工作人员到伴月园开展义诊按摩服务,让残疾人为这个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

采访手记

在采访之前,我认为盲人的世界是黑暗的,他们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甚至是足不出户,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在采访之后,我发现,上天为他们关闭了一扇窗户,但他们没有放弃,靠自己的努力,打开了通往精彩世界的大门。

文/徐巍